​那片槐树林

杨蓉

在我记忆的画屏上,有一片槐树林翠华葳蕤,生机盎然,虽然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但依然历历在目。

他的家在渭河大坝南面的一个小村庄,村道坑坑洼洼,村里大多是潮湿低矮的土瓦房,一烧火做饭满屋都是烟,呛得人直往外跑,真如他曾戏谑的“荒野僻壤小村庄,渭河滩上茅草房”。

一天和他回家,吃罢饭,他很神秘地说带我去一个有趣的地方。出门向北约百米就是渭河大坝,说是大坝,其实就是一个小土坡。站在坝上朝北望去,块块农田宛如棋盘,一望无际。

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在狭窄而凹凸不平的生产路上如走钢丝般晃晃悠悠,我抓紧他的衣服,生怕一不小心跌进田里。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片树林挡住了去路,他跳下车子说到了。我一脸懵懂,这有什么趣味?他故意不回答,拉着我走进树林。

这是一片槐树林。其实林子里杨树柳树枸树都有,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树,槐树居多。一看便知不是人工栽植的,因为那些树粗粗细细高高低低参差不一,有的端直挺拔,像健壮的青年;有的歪歪斜斜,像负重的老人;有的细小瘦弱,像蹒跚学步的孩童。穿行在林中,不时有凉风吹过,欢乐的心情也像树上的小鸟一样雀跃不停。

他说这片林子是他小时候的乐园。那时他们经常三五成群地跑进林子捉迷藏,玩打仗的游戏。最有趣的要数春天捋槐花,夏天在林中采蘑菇。香喷喷的槐花麦饭是那个单调的“清早米汤晌午面”年代的少有的改样饭,而一盘炒蘑菇也绝对是稀有的佳肴。

看他讲着童年往事的陶醉样儿,我仿佛看见一群孩子在林间追逐嬉戏,欢乐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穿越时空直抵心灵。闭上眼,树上仿佛已满是洁白的槐花,那沁人心脾的香气扑面而来直击味蕾。忽而又有几个小姑娘来到树下采蘑菇,那情景真如歌中唱的“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岗……”而自己也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

漫步林间,任清风拂面撒开脚丫尽情撒欢,或引吭高歌或吹着口哨与鸟儿和鸣,听他如数家珍地回忆着与林子有关的趣事糗事,一起畅想着美好的未来,那一刻,这片槐树林只属于我们俩!

夕阳西下时,我们来到林子的尽头,一条河流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渭河。晚霞洒在并不宽广的渭河上,金色的河流缓缓流淌,滋润着两岸绿油油的庄稼,俨然一幅温暖宁静的风景画。

几十年沧桑巨变,如今再回小村,开车奔驰在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上,放眼望去,高大气派的楼房比比皆是,村道洁净,路灯明亮。渭河大坝经过培厚加高拓宽,花草茂盛,林木成景,它像一条强壮有力的臂膀,成为阻挡洪水的坚固屏障,带给沿岸百姓幸福安澜。

相信不久的将来,渭河滩将会有更多的美丽来创新人们的记忆,但我还是会常常在梦里徜徉在香气四溢的槐树林……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