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

梁素琴

一家人从遥远的地方过来,女主人热爱生活,在家里剪裁、缝纫、织毛衣、做手工。她养了一只猫咪,一条没有尾巴的小鹿狗,两只小小的黄鹂鸟。它们聚集在阳台,占据了小小的一角。

两年后她离开时,也把猫咪和狗狗载回到了她遥远的城市。两只小黄鹂,不方便带走,留在她这座城市小小的家里,由我们暂时照看。

大概一个月后,一只鸟死了。一只活蹦乱跳的黄鹂没了,剩下的一只在笼子里蹿来蹿去,远没有以前安静。愧疚之余,对另一只小鸟加倍关爱。每次离开,看它孤独的样子,心里有被掏空的感觉。

早上,当钥匙在锁洞转动的那一瞬间,心总抽缩一下。开了门,从细小的缝里望向鸟笼。看到活着的黄鹂扑棱着翅膀、轻盈着身子活跃笼里,便立马打开大门,扑进房里,招招手对着它,“嘿,你好。”这时候,取下笼子,蹲下身子,仔细打扫喂食。想象中它在笼子里一动不动的样子荡然无存,竟有点忘乎所以。

一个月后,男主人回来了。我叮嘱他记得喂鸟,他笑了笑,望了一眼挂在阳台晾衣架上的鸟笼。我看过去,鸟笼里空空的。“鸟呢?”我迫不及待地问道,“死了吗?”

“放了。”他说。眼睛里飘过一丝放松,有一点眷恋,有些许轻松。我心里又一次空落落的。

外面天气很好,温润的阳光普照大地,几只麻雀落到落在空中的电线杆上,欢喜地蹦起落下,叽叽喳喳,唱着一首鸟儿的歌曲。渐渐地,我的眼前,那只被养过的黄鹂,像户外的麻雀,觅食、跳跃,时而歇息枝头,时而落在地面,没有一丝会缺食物、会遇狂风暴雨的焦虑和忧愁。

也许,它是有适应自然的天性的。放飞,才是最好的归宿。我惦念的黄鹂,虽然不会搏击长空,但定会巧栖树梢,展示自己最美的姿态。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