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

赵军杰

四季变换独爱秋,最爱秋雨上层楼。

也许是因生于夏之端午。遥想,分娩中的母亲,窝在炕头,汗水浸透衣衫,略微肥胖的身体承受何等之煎熬?偎依在母亲襁褓中稚嫩的我,口噙丰乳,仍不住地咿咿呀呀,似乎是因了额上的热痱……

多么盼望下一场透儿凉的浇火雨!

也许是天遂人愿,儿子出生在细雨霏霏的秋季。记得妻临盆前几天,秋色渐浓,秋雨如丝,连路上的行人、天上的流云似乎都悠哉悠哉……

几近而立为人父,方才识得秋滋味。每遇秋雨,思绪不由得细腻起来,想写点文字以记之的念想不断膨胀,撑得我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于是近些年也信马由缰般写了些文字,有秋韵、秋色、秋雾,也有秋晨、秋收、秋种,而今天则产生了“再记秋雨”之念。

雨,水也,本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只因下落的时节不同而有别。

写春雨之适时、识趣,韩愈笔下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此时之雨,如懵懂之少年,清净纯洁,令人爱怜。

写夏雨之猛烈、雄壮。唐代许浑《咸阳城东楼》诗云:“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此刻之雨,如初生之犊,有排山倒海之势,亦有洪水猛兽之象,又如脱缰之烈马,狂放不羁。

写秋雨之缠绵与思念,李商隐在《夜雨寄北》中写给远在北方的妻子的诗句云:“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写出了正值壮年时期之成熟美,但却为事业奔波,而与家人聚少离多之现实。同时也歌颂了爱情之所钟,以及弘扬了壮年强烈之社会担当和家庭责任。

写冬雨之凄美与壮烈,陆游诗云:“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此处之雨,就是一位暮年烈士,壮心不已。虽然身卧床榻,但心中为国家戍守疆土的壮心,化作昨夜的梦,骑着披有盔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面猎猎出征……

雨如此,世亦如此。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