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阳光 

临渭区朝阳路学校教师 武红娟

有人说,教育是一首诗,一首激情澎湃的诗;有人说,教育是一幅画,一幅色彩斑斓的画;也有人说,教育是一首歌,一首常唱常新的歌,而这一切皆缘于一种对于教育的热爱。

荣幸地被选为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经过一个月的相处,我才知道离异家庭和留守儿童居多数,我便和他们之间有许多许多的故事……

班上有一位学生A,眼睛永远眯成一条线,皮肤白皙,满头的黄发,身材瘦小,从不敢大声说话。他从来不捣乱,在其他学生和老师跟前也是战战兢兢、慢慢悠悠。

有一天,我心想让他打扫教室卫生试着走近他,结果他拿起扫把、俯下身子、左右观察、认真打扫,细致到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那一刻我竟然听清楚了他与其他同学间的交流。于是在班级宣布:A同学以后是我们班级的劳动委员。

每每看见他劳动的身影,我都会表扬,而且是变着花样地表扬。从此,他的脸上绽放出了久违的、幸福的笑容,两条腿欢快地跑了起来。教室后面的劳动工具摆放处也一尘不染。

每天的早操和放学路队既乱又吵,而文体委员却只顾叫口令,不知道也不会管理队伍。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决定换一位“厉害”的文体委员,几经物色,我发现了班里的学生B。孩子都喜欢当“领导”,当我宣布以后,孩子的兴奋难以掩饰,下课、甚至晚上在家里都练起了口令,加上我给她稍微指点,她一上任,队伍中不听话的同学免不了被“批评”,队伍立马整齐了,口号也响亮了。

记得去年国庆节队列队形比赛,她妈妈激动地提前一周就问孩子穿什么衣服,这是我当班主任以来第一位主动配合工作的家长。比赛当天,B扎起丸子头、穿着海军领子的白色T恤衫,下面搭配了一条黑色短裙,白色裤袜下面蹬一双白运动鞋,显得干练、亮眼。她妈妈作为特邀嘉宾也前来观看。结果我们班队列队形比赛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快速地被这位热心的家长在班级群里传开了。

只可惜B没有获得“优秀指挥”奖,我看到孩子沮丧和妈妈遗憾的表情,于是带着善意的谎言对孩子说:“因为咱班获得了最高奖、评委为了不打击兄弟班的积极性,才把应该给你的奖让给了兄弟班,老师会给你奖励的。”从此B的口号声响彻整个操场。

孩子们天生有很强的表现欲,也都喜欢其他同学尊重他。根据班干部的能力和表现,我对班干部进行岗位和职责分配。每两人一组,负责纪律、卫生和学习,并配合协助班主任日常工作。

班干部职责分清以后,只要看到他们在干自己负责的事情,我就表扬。在班级里表扬,当着他们的面在代课老师面前表扬班级,还扬言校长也表扬了他们。从此班级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早上我进教室时管纪律的班干部早已经开始“指手画脚”,让同学拿出书、坐好,表现不好的还会被他们“修理”。管学习的指定晨读任务,分领读、自读、齐读、检查和抽查“花样式”组织。管理卫生的一来就叫上“伙伴”,拿上战斗“武器”,开启全方位式的清扫,那种责任心、那种担当,堪称是真正的“全自动”呀!

经过一年的相识、相交,我渐渐地喜欢上了他们,在他们眼里我是他们最信任的“妈妈”。只要我一出现,他们蜂拥而至、喋喋不休。

教育管理中,我确信:给孩子一个希冀,他们将还你一份喜悦,给孩子一份期待,他们将还你一个奇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