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厨房

任爱荣

母亲是一位淳朴的农村妇女,现已83岁高龄。她一辈子除了干农活,厨房便是又一方阵地。

小时候我们一家八口住在两孔破旧的土窑洞里,里面盘一个土炕,放一些农具物什,搭个锅台、案板。每到吃饭的时候,我们只能端着碗到院子里去吃。天晴还好,一旦下雨,我们便挤在窑洞里,稍不注意就碰倒了其他人的饭碗。

后来父母商议,在院子里搭一间厨房。父亲在窑洞东边靠墙的地方,用旧木头搭起了屋脊,在木头上铺上荆笆,上面苫了茅草,这便是屋顶。再用旧绳子把玉米秆一根挨一根绑在一起,做成几个草帘抹一层泥巴当墙壁。这样,一个简易厨房便搭好了。虽然那所谓的墙壁挡不住冬天的风寒,人在上面拍一把,整个墙都摇晃,但母亲却很知足。她说,半辈子了,总算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厨房。

记得有一年秋天,一连下了一个多月的雨。我家的厨房也成了孙悟空的“水帘洞”,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母亲便拿来盆盆罐罐接在漏雨的地方。

那一天,雨一直在下,锅台上面漏着雨,以致母亲没办法做饭。后来雨稍小了一点,母亲便赶紧烧锅做饭。

也是因为那场雨,我家厨房那玉米秆墙被雨水长时间浸泡,在一天下午,无声无息地倒在了院子里。这样一来,所谓的厨房就只剩下一个漏雨的屋顶!

就这样,在那个没有墙壁的厨房里,母亲度过了好几个严寒酷暑,一日三餐,无论好坏,一顿饭都没有落下。后来实在搞不下去了,父亲便找来几个邻居帮忙,在原厨房的位置上用木板打了土墙,重新给屋顶盖了一层麦草,一个“崭新”的厨房诞生了。

土墙结实,不容易倒塌,但只有西面墙上有一个小窗户,厨房里光线暗淡,即使是大白天,里面依然像黄昏。厨房虽说有了墙壁,屋顶也不漏雨了,但锅台还是原来的烂锅台,没有烟囱,每当生火做饭时,厨房里便烟熏火燎,呛得母亲一边咳一边流眼泪。母亲却说,这已经很好了,最起码下雨天脚底下是干的,再不用拿盆盆罐罐接雨水了。

1987年,我们家终于盖起了一座单边瓦房。土木结构,四间半,其中北边一间半是厨房,青瓦白墙,宽敞明亮。后来经过几次改造,锅台也贴上了白亮亮的瓷砖,干净又整洁。母亲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年迈的母亲和兄嫂享受党的好政策,从大山里搬到了镇上的新居,拥有现代化的厨房,享受着城市居民般的幸福生活。劳累了一生的母亲已完全“退休”,在儿女的悉心照料下,安享晚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