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财政拨款”为“集体入股”——蒲城县以“拨改投”改革破解涉农资金投放难题的有益探索

渭南日报 记者 崔晓怡 白冰涛

改革,是发展的第一动力和不竭源泉。

近年来,蒲城县涉农资金的“拨改投”改革,正如一个有力杠杆,通过财政资金的有限投入,有效撬动社会资金,产生倍增效应,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应,搅动了全县“三农”工作一池春水。

所谓“拨改投”,就是将全县所有涉农类财政资金整合,变行政手段的“拨款”为市场行为的“投资”,注入村级经济合作社,用集体股份的形式,撬动了农村的闲散资金,集纳整合了农村的多种生产要素,用来发展特色产业,壮大集体经济,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蒲城县扶贫办主任麻胜民介绍:“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各级财政对‘三农’的资金扶持力度越来越大,由于政出多门,这些资金也相对分散,到了村组,几成‘撒胡椒面’状况。如何把这些资金整合使用,既能做到国有集体资本保值增效,又能很好地惠及群众生产生活,同时还能让财政资金使用得透明清晰,成为这几年我们‘三农’工作中一道绕不开的必答题。”

从2017年起,蒲城县探索实践“拨改投”改革,累计整合财政资金13.23亿元,作为集体股金投放到镇村合作经济当中,产生的效益归村集体所有,并实行村财镇监管。由这些镇村新型经济组织带动,全县269个村成立各种特色产业合作社,发展出各具特色的产业链条,农民富了、集体壮了,奉先大地上呈现出一派百业兴旺的景象。

金银花开“金银”来

蒲城县尧山镇闫家村地处渭北旱塬地带,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都以种粮为主,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是个特困村。“像我们这样基础差、底子薄的村子,要是没有个特色产业,就永远不会摆脱贫困。”村党支部书记王春颜说。

王春颜是个典型的渭北汉子,中等个头,皮肤黝黑,衣着十分朴素,讲起话来一板一眼。2012年,他从山东引进了耐旱的药材品种金银花。刚开始他种了9亩,当年亩均收入900多元,第二年达到3000多元,第三年超过了5000元。尝到甜头的王春颜急切地把金银花种植推广给本乡村民,可响应者寥寥无几。到了2017年,全村只有9户群众种植。“麦子就算收得少,起码还能填饱肚子,金银花要是弄烂了,那可咋办呀?”回想当初,73岁的贫困户黄裕林道出了大家顾虑的原因。

2017年,蒲城县对涉农资金实施“拨改投”改革,县上给闫家村投了30万元,目标用途明确,作为集体资本入股到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王春颜以此为启动资金,融资20万元,建起渭北地区第一家金银花茶厂。有了茶厂,一切都不一样了。茶厂统一收购、统一加工、统一销售,金银花一经田间摘回就能直接送到茶厂里,不愁卖不出去,马上就能变现。在村合作社的有效组织下,闫家村的金银花产业效益年年攀升,金银花茶的市场价由当初的每斤40多元,到2019年每斤60多元,今年市场价更是飙升到每斤160元。

“金银花产业靠谱”成为越来越多群众的共识。王春颜趁热打铁,一方面铆足了劲搞好茶厂的管理经营,一方面积极向村民推广金银花种植。村集体茶厂开办3个多月就赚了17万元,村民人均分红50元左右,虽然数额不多,但它带动的是闫家村的新产业。目前,村里已有200余户种植金银花3700亩,其中贫困户70多户。2019年全村金银花产值达400多万元,平均每户年收入2万多元,可谓是金银花开“金银”来。

靠着这红红火火火的“金银”产业,闫家村成了远近闻名的脱贫村、致富村,王春颜认真地对记者说:“乡村扶贫工作,不能只盯着贫困户,而是要着眼乡村产业发展。只有把乡村产业做大了、做强了,群众受益了,才能实现真正的脱贫。这其中,谁能想到,撬动它的竟然就是这个不起眼的村级经济合作社,‘拨改投’改革带来的效益不服还真不行!”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蒲城县“拨改投”改革,利用13.2亿元的财政资金,发展村集体经济,直接带动酥梨、苹果、设施瓜菜等传统产业实现质量效益双提升,呈现出“北部苹果和香菇、中北部旱腰带金银花、西部奶山羊、南部设施瓜菜和酥梨”的产业发展新格局。

“拨改投”改革中,以组建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为契机,蒲城县还推动形成一个重大成果——所有行政村完成了村上的清产核资,清理收回村集体机动地13万多亩、经营性资产2.4亿元,不仅化解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分产到户工作中积累的矛盾,村上还理清了“家底”,为产业发展增添筹码。

据统计,近年来,全县的“拨改投”产业点带动8316户贫困群众增收致富,1029户参与经营,鼓励扶持有劳动能力和意愿贫困群众5176户发展种养产业,实现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产业就业扶持脱贫全覆盖,贫困人口工资性收入和生产经营性收入占比逐年上升,自主脱贫能力稳步提高。到2019年,贫困人口人均收入达9717元,比2014年增长296%,年均增幅39%,比同期全县农民人均收入增幅高30个百分点。

“加法”产生“乘法效应”

蒲城是一块创新的沃土。脱贫攻坚战伊始,这里就率先探索实践出“党组织+”扶贫模式,在全市乃至我省全面推广。此次“拨改投”改革中,为了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惠及全体村民,蒲城县从一开始就要求各村必须采取“党组织+”模式,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和合作社理事长“一肩挑”,负责村级股份合作社运行管理。

记者采访发现,“拨改投”下的“党组织+”模式,不仅夯实了基层党委和党支部的扶贫主责,也让党员干部致富带富有了平台,实现了向外“借力”到自主“发力”的转变。“党组织+”被赋予新内涵,产生了“乘法效应”。

蒲城县苏坊镇党定村过去就有养殖奶山羊的传统,因多为群众自发的分散式养殖,发展一直是不温不火。实施“拨改投”以后,村党支部书记胡宏社一肩挑三职,带领村两委会一班人创新创业、大干实干,尽情释放聪明才干,推动村上的发展大步向前。他们立足自身实际,分析研判市场,建起了奶山羊养殖小区,并配套建成了中心奶站和技术服务中心,将村民家庭养殖变为村集体统一管理。奶山羊养殖有了规模、有了规范,羊奶产量和质量不断提升,吸引了“红星美羚”和“盛唐”两家乳业企业与村上签订了订单合同。又先后建起果蔬采摘园,引进了以羊粪为原料的有机化肥厂,流转土地1700亩种植苜蓿建成牧草基地,发展起绿色、环保、可持续的循环经济,年产值达400多万元。

“过去,村干部的职责仅限于处理单一的村务管理,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常常是有想法、没办法。”村党支部书记胡宏社笑言:“‘拨改投’以后,有了资金,有了平台,自然也有了施展‘拳脚’的机会。再说有考核‘压着’,下有群众看着,你不学本领、不改作风,就过不了关啊。”

蒲城县扶贫办副主任张涛说,向“投资”问“效”,是“拨改投”改革的核心。为了让涉农财政资金最大程度发挥作用,县上要求各村的资金效益不能低于8%,带动贫困户人数不得少于10人。有了“硬指标”,倒逼着基层干部成长为懂市场、会经营的复合型人才。

每个村的村情不同,使用‘拨改投’资金的效果也不一样,如果亏损了,就会造成另一种形式的国有资产流失。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蒲城县创新推出“党组织+”的另一种模式——“联合党委+”,按照地域相连、产业相关的原则,成立联合党委,在更大范围内整合资金,共同发展特色产业,示范带动各村走上致富道路。

“‘拨改投’就像练兵场,”县委组织部部长李世峰说,在“党组织+”模式新的实践中,不仅练就了一支高素质、专业化、有担当的干部队伍,还有效提升了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为实现乡村振兴积蓄了力量。

干群齐心谋发展,老百姓的腰包鼓起来,村集体的账户有了积蓄。记者采访了解到,截至2019年,全县20多个村的村集体收益都超过了百万元。大部分村里的环境卫生治理、基础设施修缮、“好媳妇”“好婆婆”等各类先进表彰、逢年过节慰问特殊群众及其他公益事业等,都用到了集体收益的钱。

“就像家里过日子,要权衡好每一件事情,群众才能真正满意”苏坊镇副镇长、党定村第一书记郑杰说,过去是“没有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现在集体的钱集体花、大家的事大家办,党群关系更好了,乡风民风更正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号召力更强了。2019年,党定村被蒲城县委授予“五星级村”,表彰其在基层党建、脱贫攻坚、产业发展、美丽村庄、乡风文明5项重点工作中取得的好成绩。

而今,在蒲城县“拨改投”改革的291个镇村产业点上,“党组织+”正在释放着巨大的裂变能量,建强了基层堡垒,加快了脱贫速度,带来了乡风文明,一面面党旗高高飘扬在兴农产业的田间地头。

“拨改投”蒲城经验的几点启示

连日来,走访在蒲城县乡村大地,发展特色产业热火朝天的场面,坚定致富信心铿锵有力的言语,犹如阳光又似雨露,将攻坚克难的力量和爱民为民的情感融合在一起,让记者深受感染。蒲城是个农业大县,围绕农业做文章,向长期以来深受老百姓诟病的涉农资金使用“亮剑”,“拨改投”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收到了显著成效,总结起来有几点启示。

一是坚持党建引领是关键。“拨改投”资金和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都姓“公”,必须坚持党建引领,才能确保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次改革中,蒲城县依托“党组织+”模式,推动基层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日常工作有机融合,对镇村干部放手放权,支持他们大胆探索、干事创业,成为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带动群众增收致富、壮大村集体经济的“主心骨”“领头羊”,充分发挥了镇村党组织引领作用。干部在担当责任中收获了成就感,本领越练越强,干劲越来越足,党组织的号召力和凝聚力不断增强,党的基层政权建设也得到了巩固。

二是做强特色产业是根本。产业是脱贫致富的源头活水,必须牵住这个牛鼻子,才能从根本上推动“三农”腾飞。蒲城“拨改投”改革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其盯住产业要效益。一方面,将涉农财政资金整合投入,让各村发展产业有了启动资本,为他们搭建起平台和载体,不仅以产业经营者的身份参与到市场活动之中,还撬动了各种社会资本助力“三农”,为做强做大给予了力量。另一方面,采取村集体经济生产经营方式,有效解决了群众单家独户发展产业面临的缺技术、缺劳力、惧风险等现实问题,盘活了村集体资源资产,实现了规模化发展,形成了聚集效应,客观上促使产业布局更加清晰。现在全县269个村都有了主导产业,发展较好的村还招引了一批农产品深加工企业落地生根,“产、加、销”一体化的产业链更加完善,农产品优势不断凸显,带动更多群众融入到了产业或产业链中,致富的道路越走越宽。

三是树立系统思维是要点。上面千条线,下面一针穿,农村工作点多面广包罗万象,这几年又有许多必须要完成的大任务、硬任务。把握内在联系,进行有效衔接,往往能达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涉农资金的“拨改投”改革,可以说就是蒲城县决策者们系统思维的硕果。其以脱贫攻坚为统揽,将贫困户脱贫与非贫困户致富,贫困村摘帽与非贫困村振兴,村级集体经济建立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基层组织建设与干部队伍建设、乡风文明、基层治理效能提升,农业现代化和二产三产融合发展等亟待解决的问题“一线穿”,通过科学谋划、统筹推进,实现了“三农”工作有机衔接和相互促进。

四是健全制度是保障。制度建设对我们事业的成功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的保障作用。为了让“拨改投”改革真正见实效,蒲城县一开始就注重建章立制,在资金监管方面,成立了镇“三资办”,对每一笔“拨改投”资金都严格实施跟踪管理,大到村上的项目建设、小到贫困户务工一天的工资,都由镇“三资办”直接“打卡”支付,做到村上的钱不经村上的“手”,有效保障了资金安全。随着村集体收益的增加,就如何分好“蛋糕”,县委、县政府也提出科学考量后的“顶层设计”:“5221”分配机制,即村集体经济收入的50%用于产业后续发展和贫困户分红;20%全体股民按人头平均分配;20%与乡村文明结合,奖励遵守村民公约的各类好村民;剩余10%用于对村干部的考核奖励,通过利益联结和正向激励,激发了群众的内生动力,调动了干部的工作热情。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蒲城县委书记陈振江说,用好涉农财政资金,既强村富民,又锤炼队伍,既利于当下的脱贫攻坚,也为乡村振兴奠定了基础,在这样的事情上用心用力、多思多干,就是践行初心使命。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